事情是這樣的,我和室友討論李慶安的雙重國籍問題,室友覺的她造成社會的觀感不佳,而我卻有不同觀點....

 

個人的想法是:只要他現在做的事情是有助於台灣民眾的事,是否有雙重國籍我覺的不care。

國家認同?這種形而上的東西,Who knows。人家有兒子在美國念書長大,留著美國國籍我覺的不意外。

把他比喻成公司裡的兼差,如果我當公司甲的老闆,我覺的底下員工只要能在上班時間裡把該做的事情做完,剩下的時間想做什麼我不care,即使去公司乙兼差我也ok。

但是另一種觀點則是,下班後,不能在類似性質的公司裡兼職,因為擔心會有利益輸送的問題...  
好吧,那的確是個"可能性"的問題。

我比較單純一點,選擇相信自己的員工在上班期間會盡自己的本份。

而剛好在討論這個話題之前,室友正在翻每一個星座的介紹,我是務實的金牛座,他是多愁善感的雙魚座。我重視眼前的績效,他重視感受。只能說,青菜,蘿菠各有所好。
民主嘛,總是有多元聲音的。

ps:當然,我相信大部份人是不能接受有雙重國籍這件事的,我只是提供另一種思維來想這件事,嘗試不把雙重國籍和國家忠誠度畫上等號。

創作者介紹

一杯幸福,半糖去冰

ter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