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向是一個理性而務實的人,因此其實我不是很贊成民進黨用激烈的手動來發出他們的聲音,而是想聽理性的訴求。
是故民進黨在各地發起的活動不能引起我的目光,而蔡英文主席在聯合報的投書,則是我所能接受與稱許的。
民進黨這邊抗議的,是主權問題,憂心一但開始談,一切都會向統一靠近。
馬政府這邊強調的,擱置主權問題,先談經濟民生問題(增加海運空運開放範圍捕,未來再慢慢摸到主權問題的邊)。
雙方從一開始的出發點就不同,而且會看不到交集的可能,這是最讓我擔心的事情。

但我會這麼看這件事:民進黨或派綠陣營所發起來集會遊行活動,何嘗不是一種馬政府對中國談判的籌碼,讓他們知道,國內有不同的聲音。雖然我也是認同很多事情可以做,但是急不得。特別是牽涉主權的議題,牽一髮而動全身。

對這次江陳會,我也提出一些觀察:

1:台灣國內都還沒談好怎樣處理主權問題。國民黨和民進黨的立場不同而且持續對立,而現在國民黨當家時想依自己的意思去跟中國談,而拒民進黨於千里之外,難怪會造成大衝突

2:本主會談的經濟民生問題是軟性訴求,而且有助於兩岸共同市場的擴大,所以對於傾統的人或者台商是大利多。是故贊成的聲音也會不少。反對的人反對的是主權,對經濟議題相信也不太會拒絕。

3:這次維安的規格我也看不太過去,真的耗太多社會成本了。派去的警察有的可能本來要去辦案的,現在停下原本勤務來支援維安,影響國家成本浩大。
我還一直在想,到底是馬政府主動想要動用這麼多人力,還是應對岸的要求而做,要是陳雲林日後每年來兩次,會不會每次警察局都要停工三天。

最後,我要承認自已的立場是偏向統一的,敝人觀點是經濟比主權重要。認為在商言商,不管是台灣人、中國人,能讓我們賺到錢的就是好人。
國內市場" 愈大愈好做生意,因為使用同樣的語言,有類似的文化。

 

2008年11月3日,請全國人民記得這個日子。在這一天,馬英九再一次把台灣往中國的方向推進了一大步。

為了要讓陳雲林來台,國民黨動用了所有的資源與管道宣傳,一時之間好像整個社會裡面找不到反對的聲音,儼然全國人民都應該對這次會面充滿期待。然而,這不 是事實。在這個時候,當執政當局對內壓制言論,不顧人民感受,對中國處處討好時,作為一個主要的在野黨,民進黨要站出來提出我們最嚴正的立場。

儀式治國 賠上社會對立

我們不歡迎陳雲林這個時候來台灣,原因有以下幾點。首先,在技術性問題上,陳雲林其實根本可以不用來。我們從來不反對台灣與中國進行事務性的協商。不過, 我們認為在當前的政治局勢之下,在第三地進行協商,台灣可以不用賠上社會對立。國民黨之所以堅持讓陳雲林來,目的無非是想透過「兩岸和解」的虛榮儀式來掩 蓋他們低落不振的民調。

第二、我們反對表象的「儀式治國」,我們要求馬政府向台灣人民清楚說明,這次會談究竟會帶給台灣人民什麼樣的實質經濟利益?兩岸快速開放,對台灣產業及就 業的衝擊有多大?對於那些因此而消失的產業,因此而失去工作的老百姓,政府有什麼因應措施?從520以來,台灣人民已經多次被這個政府欺騙,我們不能再允 許這種現象繼續下去。六月的江陳會談之後,百業依然蕭條,人民依然痛苦。兩岸破冰,人民破產,馬政府從來不去反省,現階段把經濟發展押寶在中國的這條路線 不但效果有限,而且有高風險。這次的台北會談之後,台灣將往一中市場的路邁進一大步,在這個重大的歷史時刻,我們要告訴當政者,你們錯了,一個國家的經濟 不是這樣治理的。再這樣下去,台灣的經濟將更不可逆轉地全面依賴中國,台灣將會變成另一個香港,在不久的未來,台灣還有主權的空間嗎?台灣人民除了接受 「統一」,還有其他的選擇嗎?

江陳會 不是國共家務事

第三、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的政府會放棄宣導自己的主權,不過,很不幸地,馬政府就是一個例外。現在,圓山飯店內所有的中華民國國旗都已經被收起來了,台灣 是我們的國家,有客人從中國來,如果是有尊嚴的談判,為何要為了客人而收起國旗呢?馬政府正在讓這個國家受到屈辱。馬英九當了快半年的總統,可能還是不知 道什麼是主權,什麼是退讓。民進黨在這裡告訴馬總統,把國旗藏起來就是把國家藏起來,把國家藏起來就是在主權上退讓,你不只退了一寸,你還退了幾十年。

到目前為止,國安高層還在為稱呼問題絞盡腦汁,發揮「創意」。然而,民進黨認為,總統是「尊嚴」的問題,不是「創意」的問題。我們不需要創意,總統就是總 統。在這裡,我們強烈要求,馬總統應該要求陳雲林稱他為總統,而且,他應該把選舉時的政見,「台灣的前途由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民決定」清楚向陳雲林表達,這 樣子的會談才能為台灣主權加分。

第四、中國正在撕裂台灣,從這次陳雲林的行程安排中,我們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出這一點。台灣最大在野黨的民進黨被選擇性的忽略。全世界沒有任何政黨會與威脅 自己國家的政黨聯手對抗自己國內的政敵,然而,國民黨這幾年來就是這麼做。這種情形必須立刻停止,因為這樣下去會讓台灣陷入萬劫不復的分裂與對立之中。陳 雲林來台灣不是共產黨與國民黨兩個政黨的之間的「家務事」,而是整個台灣國家的公共事。在這裡,我們要提出嚴正的呼籲,立刻廢除國共平台,所有的兩岸協商 都應該受到國會與民意的制度性監督。

和平理性 我唯一的命令

民進黨執政了八年,兩岸從來沒有戰爭。民進黨向世人證明了,一個政府,只要有智慧與決心,它絕對可以一方面捍衛台灣主權、發展兩岸經貿,另一方面避免與中 國發生戰爭。然而,現在馬政府發展經濟與避免戰爭的方法就是在台灣的主權上節節退讓。在這裡,我要不厭其煩地請求所有人民跟我們一起來思考,台灣退了這麼 多,我們究竟得到什麼?兩隻熊貓嗎?

親愛的台灣人民,十一月三日起,讓我們把台北市變得很「台灣」,政府不要的尊嚴與主權,我們來捍衛。這是唯一的路,也是我們共同的責任。我們要用和平、理 性、堅定、非暴力的方法捍衛現在擁有的一切。尤其是民進黨員,不管任何時候、狀況,一概不准用暴力。民主是民進黨唯一的武器,和平是民進黨唯一的方法。這 是我唯一的懇求,也是我唯一的命令。

【2008/11/03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一杯幸福,半糖去冰

ter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nonymous
  • 民進黨早就放話要陳雲林好看
    如果今天因為警力不夠使得陳雲林被歐致死
    造成民族對立而開戰
    這樣值得嗎
    比較起來,你覺得提早投入警力防範是不是有必要呢?
    我覺得這個可能性不是沒有,上次不是才有人被一群人推倒嗎
    民進黨為了主權濫用暴力,不顧國家安危,再將所有責任都往馬英九身上推,在我看來只不過是打著正義旗號的流氓罷了
  • 首先謝謝你來我的blog留言增加人氣。
    雙方都有自己的立場而做出的一些動作,民進黨的策略與馬政府的應對我真的不想評論太多,其實講什麼都有漏洞無法補起來。
    反對的聲音扯上暴力,讓反對的聲音不再是反對的聲音是民進黨失分的地方。
    在反對聲浪高漲的風頭之上(正巧毒奶事件、經濟不景氣,執政者民心大失),馬政府還硬要讓陳雲林來台,搭配嚴格的維安,是馬政府在更前面可議的地方。
    而我只為政府與反對黨雙方都有可非議之處而互相指責找不到出口擔心;
    只為我們的國家又上負面國際新聞而憂心;
    只是為台灣的未來煩心。
    然而我心中最遠可及的想法,是希望有一天中國走化民主化,然後兩岸走向互益互助的邦聯體制,否則民主倒退的統一我不要。

    teralin 於 2008/11/08 01:24 回覆

  • 聖筑
  • 我很喜歡一句名言:「每場戰爭過後,人類還是要回歸理性,坐在談判桌前
    和談。」換個宏觀的角度來看;歷史上每個創新與改革都會有對立與衝突的
    過渡期,重點是人們心中有沒有圓滿及和平的願景。無論如何,陳雲林他已
    經為兩岸的關係踏出了第一步。相信,未來會出現兼顧民主自由與兩岸和平
    的政治家,為歷史寫下嶄新的一頁。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